三个职场妈妈的小升初范例

回复

匿名2017-09-21

  三个职场妈妈的小升初

  在我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中,有几个为小升初操心的职场妈妈,我们来看看,她们是怎么应对这场长达六年的小升初战争的吧。

  一定要先说的是我的同事,她和老公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就简称清华妈妈吧。清华妈妈的儿子学习成绩自然没的说,在北京最牛的人大附小华数班,排在前三个班。清华妈妈也是事业型的,每天晚上会带工作回家,她晚上工作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到儿子的房间中不时地传出“耶!耶!”的声音,她知道,那是儿子又战胜了一道奥数题,所发出的胜利的呼喊。

  基本上清华妈妈对儿子进入大附中没有太大的担心,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她最担心的是儿子将来是否能适应社会,因为,儿子在小学的外号叫:木头。全班同学去春游,大家都去玩,就儿子呆在车上看书,不肯下车,这怎么办呢?

  第二个小升初的职场妈妈是一位做猎头顾问的朋友。她的工作非常专业,有一段时间,她一直想做自己的猎头公司,我觉得那样压力挺大,一直不是太建议她这么做。有一天,她突然说自己辞职了,我以为她准备好要做自己的猎头公司了,可她却说,女儿上三年级了,要备战小升初,家里没别人能够陪读,只能她牺牲了,不然会觉得对不起女儿。

  于是,她给女儿报了两个奥数班、两个英语班、占坑班等等,加上一直在弹的钢琴,女儿的日子一下子艰难了,而她也变成了全职主妇,承担起相夫教子的任务。最近,跟她电话联系了一下,报来喜讯,女儿顺利地被北京四中录取了,她的成就感很足呢,不亚于当年谈成了一笔猎头合同。

  第三个小升初的职场妈妈,恰好也是一位猎头。她的公司跟我们一直合作,由于关心小升初问题,我问起了她孩子的情况,可巧,她的女儿也是去年小升初的。本以为会又一次听到一个艰辛的小升初故事,不想事情到她这里变得轻描淡写,女儿是派位去的一个学校。

  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的她,会让女儿派位吗?

  在教育问题上,她的原则是:“不会抢老师的饭碗”,也就是说,只要老师会在课堂上讲的,她从来不会过问,只是培养一下女儿的特长,如女儿有音体美方面的学习需求,她就帮助去报个班,如果没有就算了。女儿呢,自己有兴趣,一直坚持学一门民乐的乐器;为了看日本动漫,特地去学了日语,这个跟小升初根本没关系的课程。

  这位猎头妈妈说:人生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得到的,名小学、名中学、名大学,如果能得到,那很好;如果要拿童年的快乐去换才能得到,那就没有也罢;如果失去了快乐童年也没有得到,那更是不值得的事情。

  与那位辞职的猎头妈妈已无法重新回到职场不同,这位猎头妈妈事业有声有色,自己的猎头公司已经有大约十个员工,在某个细分的行业内,排名第一,行业内资源很多,她自己经常会跑行业内的各大企业,去结识企业高管,作为她的资源储备。由于事业有成,她既不担心自己的未来,也不担心女儿的未来。

  当然,虽然孩子小升初的情况完全不同,但三个职场妈妈都很幸福,看来我要修改托尔斯泰的名言啦:幸福的家庭也不总是个个相似,应该是各有各的幸福吧。

  妈妈,跟我走

  清晨5点左右,樊雅婧醒了。看到病床上的妈妈表情有些不适,她倒了盆热水给妈妈擦脸,并为她按摩左侧麻木的手臂、腰身、大腿、小腿,再帮她穿衣、洗漱,然后半扛着将她挪到轮椅上,推到病房外呼吸早晨的新鲜空气。

  散步回来已是7点左右,樊雅婧买回早餐,将稀饭一勺一勺喂给妈妈。8点,护士过来打针。樊雅婧抽空洗好衣服,便寸步不离地守在病床旁。妈妈睡着了,她得盯着,怕妈妈的手乱动——每天要输好几瓶液,手受到压迫容易浮肿。

  中午12点30分,樊雅婧安顿好妈妈,坐公交车赶往黄石三中。她是这所学校的实习老师,中午和晚上指导学生画画。两个小时后下课回来,她又推着母亲去做理疗。吃完晚饭,再往学校赶,深夜10点后才能返回。等妈妈睡着了,她还要备课、看书,直至凌晨……

  自从把妈妈带到黄石,她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

  把妈妈带在身边

  20xx年7月17日,湖北师范学院女生宿舍楼18栋52l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来自江西省余干县信丰乡的樊雅婧用轮椅椎着母亲苟桂芳走了进来。暑假留校的同寝室女孩儿都惊呆了。明白事情的缘由后,她们连忙为苟桂芳倒水、擦脸、铺床……

  同学的热情让樊雅婧很感动,她对大家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把妈妈带在身边。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说完这句话,樊雅婧努力展现出笑容,她的同学却哭了。

  几个月前,苟桂芳突发脑出血。樊雅婧回家后,不眠不休地守了_个多月,妈妈才苏醒过来,但左半身失去了知觉,生活难以自理。当时他们家已是家徒四壁,再也拿不出钱来继续做康复治疗了:

  远在江苏乡下的舅舅闻讯赶来,要将妈妈按回娘家。一场争执之后,继父离开了家,舅舅则把妈妈带回了江苏乡下。

  舅舅是一个普通农民,家里有孩子,姥姥也80多岁了。上有老,下有小,再加上永无止境的田间劳作,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那年夏天,一放暑假,樊雅婧就急匆匆地赶到舅舅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妈妈。可那是怎样一个妈妈啊,44岁的她看上去苍老、邋遢,舅舅因为要忙农活根本照顾不到她,两个小时翻一次身对于她来说,也成为奢侈的梦想……

  见到女儿,妈妈哭了。而在樊雅婧的记忆里,妈妈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向来只有微笑,尽管她的人生并不总是充满欢乐——14年前和丈夫离婚,与儿子樊孟飞骨肉分离;两年后,她带着雅婧嫁给并不富裕的后夫,与后夫一起抚养包括雅婧在内的6个孩子。而今,孩子们终于长大,她却病倒了,曾经相依为命、以为可以白头偕老的那个人竞因为无力承担撒手不管了。

  樊雅婧马上给妈妈洗澡、擦药、换床单被褥,又把所有脏了的衣物洗得干干净净。做完这一切,她的手指都被磨破了。她本能地跑到妈妈面前,想撒撒娇,但妈妈失神的眼睛提醒她——现在,更需要照顾的人是妈妈。

  就在这时,妈妈的眉头皱了一下。聪明的樊雅婧一下子猜到了什么,掀开被子,果然发现妈妈尿床了。她飞快地帮妈妈换好衣服和褥子,这时,失语的母亲哭了。

  樊雅婧把妈妈抱在怀里,说:“妈,跟我走吧!我要让您活得体体面面的。”她不能让病重的母亲觉得自己是拖累,更不能让她每天都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苟桂芳试图摇头,但只能用眼泪表达对女儿的不忍。樊雅婧扶她坐好,一边给她梳头一边说:“妈,女儿照顾您天经地义。人家都说妈妈长得漂亮,我必须让您恢复美女本色,我们俩要一起活得漂漂亮亮的。”

  那天,樊雅婧躺在妈妈身边,试着去拉她的右手,那消瘦的手让樊雅婧心头一颤,她忍不住说:“妈,我想跟您说说话。”

  “妈,我现在在校外的美术培训班做老师。”黑暗中,樊雅婧虽然看不见妈妈的表情,却能够感觉到妈妈的意外。要在以前,妈妈一定会说:“你个小丫头也能当老师?”樊雅婧接着说:“每个月可以赚1000多元呢!差不多是您在农村老家一年的收入了。”

  说着,樊雅婧起身下床,从包里掏出钱放在妈妈手里:“妈,您数数这是多少钱!以后,我要教更多的学生画画,既巩固自己的画功,又给咱娘儿俩赚了花销,您就负责坐在家里专门帮我数钱。

  妈,在回来的路上,我想好了,我马上就大四了,有更多的时间给学生上课,肯定能挣足够的钱给您治病了。等您好起来,咱开个画店,您给我打工,帮我卖画。哦,不,您当老板娘,我给您打工,好吧?

  妈,好日子全在后头呢。您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先把身体养好,跟着我享福。”

  妈妈用右手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脑门儿。尽管屋里黑咕隆咚的,但樊雅婧知道妈妈一定笑了——原来,跟妈妈说悄悄话感觉这么好。她曾经以为自己越大,与妈妈的代沟也会越深,以至于上大学后都不怎么和妈妈说心里话了。现在她明白了,所谓代沟,都是人为造成的,孩子大了,就不愿意给父母了解自己的机会了。

  从泥土里生出的职场智慧

  美娜怎么也想不到,文化、气质和长相都远比不及自己的表妹秀英居然成了部门主管……

  年前,家在农村的表妹秀英想到省城来发展,在父母的支持下投奔嫁到郑州的大姨妈。姨妈的女儿美娜比秀英大两岁,大学毕业已三年,城里姑娘养尊处优的优越感,让她自感比这个文化不高又土里土气的表妹机遇更多些。

  秀英和很多乡下妹子一样,高中毕业后就回家务农,父母不想让秀英像祖辈们那样过一生面朝黄土的生活,就委托秀英的姨妈帮秀英在城里找个工作,将来嫁个好人家到城里落户。但既无学历,也无背景的秀英想在这个人才济济的大城市里找份工作谈何容易?大姨妈将心比心地替外甥女寻思,心别太高,找个固定的工作,有个生活保障就行。

  美娜有经济管理本科文凭,在小厂当过会计,做过统计,去年,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让美娜所在小厂倒闭了,美娜便和来城里找工作的表妹秀英一样成了无业良民。眼看着美娜对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困在家里半年多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这简直成了大姨妈的心病了。

  那天,大姨妈听说邮局投递班要招收几个临时性的投递人员,试用期三个月,表现好的可以转正,就让秀英和美娜一起去试试。姨妈对秀英和美娜说:“好好干,争取转为正式工,不怕起点低,进去了就有铁饭碗了,干得好了,还有前途了。”

  秀英听了大姨妈的话,感激地点头致谢,她想:每天骑着公家配的自行车,送送报纸和信件,跟锻炼身体一样就能赚到钱,而且还有养老保险等福利,比在家种地强多了。一定好好珍惜机会。能在城里有份正式工作,她已很满足。

  美娜撇撇嘴,不置可否地笑笑。她看不上邮递这样的工作,她看中的是有转正的机会,希望转正后做内勤,以她的聪慧和才能,将来当上高管是蛮有希望的。她自信比秀英更有前途。

  和每个邮递员一样,她们每天的工作是简单而枯燥的,每天早上到邮递班领他们负责投递的报刊和邮件,然后骑着车子挨户送去……

  试用期快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一件麻烦事,美娜工作途中发现有一封挂号信,收信人的地址写得很潦草,字迹像被水沾湿过一般模糊不清,美娜皱着眉头看了半年也没有认出来写的具体是哪个社区的“任江”还是“任红”。美娜决定,把信交邮局办公室按“无此收件地址”来处理,退回发信人。

  晚上,美娜和父母等秀英一起吃饭,等到天黑也没见秀英的影子。美娜安慰妈妈:“秀英可能谈上朋友了,不好意思公开吧。没事,她都这么大的人了。”大姨妈却难以安心,那可是妹妹唯一的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给妹妹交待?晚上九点,大姨妈再也坐不住了,披上衣服就要下楼找秀英。

  门开了,是秀英。

  “姨,怎么了?”

  “秀英啊,你怎么才回来?你快让我们急死了。”大姨妈一把拉住秀英的手。

  是这样啊,秀英松了口气,向大家道出了晚归的缘由。原来秀英和美娜一样也碰到了一封字迹潦草的挂号信,看不清楚收件人在哪个社区,叫“任红”还是“任江”。因为是挂号信,秀英担心把信退还发信人,万一信里有什么紧急的事被耽误了,那实在于心不安。秀英按收件人所附的粗略地址跑了附近的几个社区,问了很多人,还到社区办事处查有几位名叫“任红”或“任江”的,一一对号入座,再逐一排除人选,最后锁定了收件人任江……

  美娜暗笑秀英傻乎乎,哪像自己这样会来事,有些事处理起来,就得快刀斩乱麻,干净利索。再说那要怪也该怪发信人写字不清楚,与投递员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经理通知大家开会。会上,经理告诉大家,试用的结果今天就揭晓了,一位因收件地址不清楚嫌麻烦私自处理了信件的邮递员被辞退,美娜和另两位邮递员按收件人地址不详到邮局办理了将信函退还发件人的手续,得了肯定,通过了试用期。

  美娜得意地转过头瞟了秀英一眼。

  这时,经理向大家介绍一直坐在身后的一位穿银灰色西装的男子:“这位就是我们的董事长。下面,将由董事长向大家公布新调整的投递班主管人选。”

  美娜和大家一起鼓起了掌。上周,她已将大学毕业文凭等个人资料上报给了经理,她还记得当时经理赞赏的笑容和竖起的大拇指呢。据她所知,今天公布录取的职员中,她的文化和外在条件都是最好的……想到这里,美娜自信地笑了。

  “大家好!我是付江……”董事长走上前开始讲话了。

  “付江?”好熟悉的名字啊,昨天那被退了的挂号信好像就是这个名字吧?美娜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优秀的邮递员!她的认真和敬业,还有她处事待人的耐心与温和都让我感动,也让我明白了怎样才算一名优秀的投递员。没错,符美娜她们三位做得符合邮递班的投递规定,但是比死规条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个岗位要能站在客户的角度去考虑事情。如果我们收到的是一封非常紧要的挂号信,因为地址和收件人写得不是太清楚,我们就退还给发信人,这样,可能会让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被耽误掉。我并不是说就不能退信,但是有时候,多付出一些精力和时间,或许真的可以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要表彰的这位邮递员就是这样做到了,她的名字叫张秀英。让我们向这位敬业的好员工致敬……下面,我正式宣布,从下周起,将由张秀英同志出任投递班主管。”付董事长对着站在美娜后面的秀英点点头,带头鼓起了掌。雷鸣般的掌声里,秀英的脸如一朵娇羞的桃花。

[三个职场妈妈的小升初范例]相关文章:

1.被小升初烦恼的职场妈妈

2.职场孕妈的化妆经

3.准妈妈的职场快乐之道

4.解读职场妈妈的家庭

5.职场孕妈的常见问题有哪些

6.职场妈妈的坚强与坚持

7.职场妈妈的时间管理攻略

8.有哪些职场妈妈的育儿小窍门

9.职场妈妈的育儿窍门你了解多少

10.妈妈的吻歌词_程琳妈妈的吻歌词

本文已影响
0条回复

关于应届毕业生网|致应届毕业生|会员协议|法律声明|手机触屏版|求职防骗中心|联系我们|问题反馈